サヨナラの意味

25 Mar 2019 | thoughts

寒假结束,迈入大三最后一个学期,一些关于偶像、生活、未来的思考。

其一

从标题谈起。

这是日本偶像团体乃木坂46的第 16 首单曲的标题,这一张单曲同样也是 center 桥本奈奈未的毕业单。

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自己不会迈向主流偶像这样一个大坑,主要是主流偶像的知识入门起来太复杂了,于是即使孙先生和施先生天天在群里灌输主流偶像的各种学识,我依然关心的还是声优和部分地下偶像。入门的契机发生在 2019 年寒假,当我在拿 Rust 糊类 minisql 的数据库时,张先生在群里发了一个他称为非常厄介的链接,可我打开后发现是 AKB48 team8 的某一次演出,参演的小偶像们都很可爱,尤其我注意到了横山结衣,这是我第一次对主流偶像群体的一员产生了兴趣,随后也一发不可收拾,开始观看各种 live 的录像和 team8 的各种综艺,小横山是那种既可爱又酷又有点淘气的偶像,使我非常着迷。在这个基础上,超监督灵动自从去年上海的乃团 live 后就一直在我的微博首页出现各种乃团微博的转发和点赞,尤其是给西野七濑和与田祐希相关的,再加之在 bilibili 搜索 team8 相关后,首页总是给我推荐各种乃团的视频,总之,潜移默化之下,不知哪一天开始,我也在结束一天忙碌的 Apex Legends 后开始看乃团的各种视频。

作为实打实的屏幕饭,乃木坂46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清爽、清纯的女子的印象,虽然用一两个词去概括是很不准确的,这样一个拥有众多性格各异、发布了 22 张单曲的团体,各种风格都有涉猎,但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这个方面。这可以从我喜欢的曲目上看出来,我最喜欢的单曲是 『何度目の青空か?』、『今、話したい誰かがいる』、『気づいたら片想い』、『悲しみの忘れ方』。这些曲子都有着非常符合我的口味的 MV、歌词以及最重要的是营造出来了一种我很欣赏的清爽的意境。而成员中与这种意境相衬较好的人,自然也就成为了我比较关注的几位,包括西野七濑、生田绘梨花、以及三期生的与田祐希。

当然,当我在这个点开始关注乃木坂46时,不得不面对的就是西野七濑已经进入从乃团正式毕业的倒计时,于是我拜托在日本旅行的于先生购入了西野七濑毕业演唱会的转播卡并准时收看了。这是我第一次观看乃木坂的 live,还就是直播,此时的我还有许许多多的歌完全没有听过,在懵懵懂懂中和与孙先生的密切交流中收看完了整场 live,虽然不像我之前稍微有看过的渡边麻友的毕业那样的悲伤,西野几乎一直是在笑的,但当看到与田、高山等人哭成那样的时候,不忍让我也感到毕业的确是一件令人感慨万千的事情。

于是,从 2019 年 2 月 25 日起,杂志和综艺上的 “西野七濑” 后面已经不再接上乃木坂46的后缀,孙先生在群内的 ID 也从 “一生单推西野七濑” 变成了其他的版本,根据他的理论,作为一个 DD,他推西野七濑的一生结束了。从 2019 年 2 月 25 日起,西野七濑正式从乃木坂46毕业了。

其二

我是 2 月 18 日回到了杭州,并不是为了提早进入实验室工作,而是为了 3 月 4 日的 tomoyo Five Stars 手渡会办理签证所需的材料来到当日才开门的学校办事处开证明,结果在我+学校+旅行社+所有关门的文印店的合力之下,签证成功的赶不上了,我也开心的亏了一千多机票,然后也没能找到代手渡的人,安心的留在了杭州。

安心之后就开始常规的去实验室了,Hongzhi 这个学期显然也不打算继续让我做复现的工作了,我们的想法不约而同都聚焦在五月份的 SIGGRAPH Asia 上,为了我的申请季,我当然是希望自己能参与到越多的文章的越靠前的工作为好,Hongzhi 显然也愿意满足我这个愿望,目前来看,这一个月以来呆在实验室的时长和学到的东西比上个学期整个学期都多,感到 Hongzhi 思维的确很敏捷,当你提出第一个看法时,他往往已经想到好几步之后了,而且还会坐下来帮你 debug, 当然,也感到 Hongzhi 的研究生并不是等闲之辈,尤其是康工,让我很是敬佩。参与的越多,越感觉到自己的数学和 coding 基础都不大过关,但这不令我沮丧,反而,我发觉自己开始有了 research 的感觉,开始知道哪些问题应该用哪些思路去思考,用哪些方法去简化,也会在日常上课学习的时候思考新的问题。

说到上课,大三下的课其实也不少,但对我来说,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在的课,只有 Kun Zhou 的《计算机图形学研究进展》和 Ping Tan 的《专题研讨》,这两位老师风格大不相同,却都是绝佳的。Kun Zhou 特别喜欢干的事就是自信满满的介绍自己的工作,我特别佩服他早期做的那些工作,往往在最后都能 formulate 出一个非常漂亮的公式然后拿巧妙的数学解了它,在我眼中这就是非常漂亮的图形领域的工作应有的样子。Ping Tan 则是那种语气平和的讲解知识,然后停下来在问题环节与大家讨论许久的老师。和两位老师聊天都是非常愉快的体验,有和 Kun Zhou 下课后从具体实现的细节讨论到图形学的大方向,也有和 Ping Tan 以及课上的博士生讨论他推荐的论文里的工作,无论哪一次都让人有醍醐灌顶之感,这大概就是大师风范。Ping Tan 在上课前说了一句 “深度学习很好,我做的工作也全都是深度学习,但我不想着重讲深度学习,反而我想把这个领域四十年以来的积淀分享给大家”,我很喜欢。

Hongzhi, Kun Zhou, Ping Tan,在这三人的相助之下,让我终于有了一种在大学学习知识的实感,是未尝有过的感觉。

大三下的另外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毕业变成了不得不开始思考的事情,无论是出国找工/读博,读研,找工,即使是之前反应明显迟钝于 2015 级的 2016 级 CS 同学,也都纷纷行动起来,写 paper 的,投实习的,找保研老师占坑的,大家都很积极,反倒明明很早就被汪先生洗过脑的我倒一副事不关己的状态,事到如今,暑假去哪还是没有任何定论,嘛,确实应该慌了。

学长们纷纷都要毕业了,孙先生马上就要去北京了,于先生已经搬离玉泉了,唯一还能常见着的也就吴先生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又要去哪呢?

突然感到一丝悲哀,当自己有了在大学汲取知识的实感时,毕业,却已经在下个路口等待了。

其三

西野七濑的毕业演唱会之后,开始在实验室写代码的时候听乃木坂46的歌,所有的歌,随机播放,有些歌过于有名,在 Oricon 榜上就听过无数遍,而更多的歌总是第一次听。

不知某天,随机到了『ないものねだり』这首歌曲子,很喜欢,过于喜欢,包括词和曲和唱法都喜欢,循环了许多遍,意犹未尽,当然就是查找有没有相关的 live 影像,于是就打开了五周年 live day 1。

桥本奈奈未,通过观看各种综艺,关于她的许多事情我多少也了解了一些,但对我来说还没有特别到需要特意打开这一场 live 去观看,但一切也就是这么巧,在『ないものねだり』开始唱之前,是桥哥的个人 MC,这显然已经是安可的 MC 了,看过西野的 live 的我大概知道,在这段影像里,不过多久,桥哥就要毕业了。

『ないものねだり』之后是最后一曲『サヨナラの意味』,这首歌我当然听过多遍,MV 也还挺喜欢的,也看过音番上的演出,但这一场 live 上的版本是不一样的,或者说,是无法复制的,成员们演唱时饱含了太多的感情,导致这首歌的歌词与曲调都不再单纯能用字符与音符来编码。奈奈未的笑,成员们的泪,是毕业时悲伤的气氛,很煽情。唱到

後ろ手でピースしながら

时,桥本奈奈未背对观众,摆出一个随性的ピース。我竟久久没能回过神来,是被强烈震撼到了,桥本奈奈未,真是一个酷毙了的人啊。

其四

随后的一段日子里,一直在听『サヨナラの意味』,尝试去理解其中复杂的感情。

サヨナラは通過点

これからだって何度もある

自 2019 年以来,乃木坂46已经有衛藤美彩、伊藤卡琳、斉藤优里发表了从组合毕业的消息。

2019 年 3 月 8 日,声优偶像组合 Wake Up Girls! 于埼玉超级竞技场举办了 Final Live,停止活动。

後ろ手でピースしながら

歩き出せるだろう

2019 年 3 月 21 日,CDTVスペシャル 卒業ソング音楽祭上,乃木坂46演唱了『サヨナラの意味』和 『帰り道は遠回りしたくなる』,分别由斋藤飞鸟和与田祐希代已经从团体中毕业的桥本奈奈未和西野七濑的 center 位置。

2019 年 3 月 24 日,黑泽朋世从法政大学顺利毕业,正式成为社会人。

悲伤与喜悦,告别与新生,这就是サヨナラの意味吗?也许,等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会给出更好的答案罢。


Older · View Archive (26)

あかつきの湧昇流

想来想去还是把这篇游记写了。跑活动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愈发的感到,许多事情即是一期一会,错过了不会再来,即使有影像的记录,许多细节也只会飘散在时间的海洋里。唯有自己亲自到场见证,用亲身体会记录下那一瞬的体验才是最高。经此一行,更加深刻了这种想法。

Newer

六月五日

如往常一样十一点起床,开始刷社交媒体,突然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许久没出现过的高中生物老师发了一条朋友圈,是熟悉的雅礼教室,是熟悉的黑白文化衫,是一张张不熟悉的面孔,是熟悉的六月五日的合影。原来彭老师今年带的这个年级也毕业班了呀,不禁感叹道。看到照片下,高中时的班长留言:“天哪为什么我好想哭”,彭老师回复她:“回忆一下子向你涌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