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五日

06 Jun 2019 | thoughts

如往常一样十一点起床,开始刷社交媒体,突然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许久没出现过的高中生物老师发了一条朋友圈,是熟悉的雅礼教室,是熟悉的黑白文化衫,是一张张不熟悉的面孔,是熟悉的六月五日的合影。原来彭老师今年带的这个年级也毕业班了呀,不禁感叹道。看到照片下,高中时的班长留言:“天哪为什么我好想哭”,彭老师回复她:“回忆一下子向你涌来吧”

回忆确实一下子向我涌来了,六月五日,不是什么事件的后一天,而是高考的倒数前两天,这一天下午开始,雅礼中学作为高考考场要进行封校布置考场,直到六月七日当天教学楼才能进入,而六月五日的上午,自然成为了高三年级一年长征中在校授课的最后一个上午。

这一个短暂的上午的课程是比以往更紧张的,平日一个上午四节课,在这一天会增加到六节课,为的是让每一科的老师都给同学们做上考场前的最后的叮嘱和动员,颇有“最后一课”的既视感,实际上,老师和同学们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在 2016 年,我仍记得英语毛老师拿了个自拍杆进来和同学们合影了整节课,随后来的语文曹老师也跟着拍了不少,数学易老师则是一如既往不给大家好脸色的讲了不少挖苦的话,化学陈老师很认真的把平时交代过的事情再叮嘱了一遍,生物彭老师被我拖到教室外面问了一节课大学要不要读生物的话题,物理邹老师站在讲台上和状摩一起唱卡拉OK。这一天的六楼,同学们把自己藏了一年没被年级组长发现的电子设备纷纷拿出来,和老师,和同学合影,我也和杨医生,陈教授,跑到楼下汤狗办公室闲聊,他还请我们吃西瓜,不过西瓜并没有冰过,所以口感也就一般了。

最后一节课下课后,大家就要开始忙碌的清桌子了,把自己的课桌清理干净,教室打扫干净,为随后布置考场提供方便。说是桌子,每一个雅礼中学的高三同学的桌子,实际上是哆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往往桌子两边还挂着两个用来装书的收纳袋,桌子下面放着一个装满书的收纳盒,桌子上还有用书架整理好的两垛书用来在睡觉的时候给自己打掩护。我的东西早在前几天就陆陆续续清好了,我的主要任务,是帮她清理她那如五岳般的书。她的书实在是太多,光笔记本都有二十几本各式各类的,以至于整理完毕,即使在丢掉了许多不要的书、本、资料后,我仍需要她借助特权用电梯把她的大收纳箱从六楼运到一楼,随后在她母亲的协助下才帮她运到她的住处。

之后也就没见过她了,直到英语考完。

六月五日下午开始,教学楼拉上了警戒线,但学校并没有封锁,为了给寄宿的同学和住在周边的同学们提供一个自习的环境,学校会把图书馆和大会议室打开,供老师答疑和同学们自习。在躺在床上看了一整个下午的哔哩哔哩后,我也在负罪感的驱使下,去了会议室自习,不过效果倒是没多少,毕竟我还是不习惯在一个几百人的大空间下学习,现在想想,要是学校一直让我们在教室里正常学习到六月六日晚上,兴许我的考试结果会好不少,兴许。

六月四日晚上是高中的最后一个晚自习,然而 2016 年却特别特殊,雅礼中学在修建操场下的停车场时,从工地中挖出了古墓,顺带带出了后来被同学们辨认为某种大水蚁的昆虫。晚自习没开始多久,第一只小家伙就在她旁边的窗户上出现了,我走过去消灭掉后,发现教室里已经到处飞舞着这虫子,而且窗边还有源源不断往里涌的援军,怕虫的她受不了了,背上包立刻就要回家,于是我陪着她走了那段熟悉的道路把她送到住处,回到教室,和土豪他们尝试着关窗,往窗户里浇水,都没能阻挡虫子凶猛的攻势,此时,南栋北栋的文科班都几乎是哀嚎了。于是,高三的最后一次的晚自习,没有发生任何年级组担心的喊楼、摔壶、扔试卷,而是同学们纷纷被虫子吓到、烦到,提前结束了这最后一次晚自习。

第二天来到教室的时候,窗户的滑槽里,尽是它们已经发干的尸体,活的却一只不见,恍如梦境一场。

回忆,本不应该这么汹涌的涌来的。

实际上,看到彭老师的朋友圈,我也只能回忆到六月五日和毛老师的合影,别的记忆大多也模糊了,但很挂念,于是找同学的朋友圈开始翻三年前的照片,可惜大家一个个都设置成了仅三天/半年内可见。晚上找她问了问,她果然有,发给我,我又看到了那个当时把自己关在最后一排的、在照片上小的可怜的、自闭的自己。深夜睡觉,被蚊子吵醒,翻看手机里存的三年前用 iPhone 5 拍的照片,那几天的回忆,那几个月的会议,突然都汹涌的涌上来了。春心荡漾、斗志昂扬的高三,精神颓废、迷失自己的大一,都涌上来了,2016年,突然在这六月五日,不对,六月六日的凌晨,回来了。

久违的在和柳爷、cqy 的三人小群里发了自己的感慨,仍过着英国时区的柳爷立刻回复,没能感慨几句,又回到了大三的焦虑,我在思考如何申到 PhD,柳爷也在为了实习和升学发愁。站在这个时间点回头看,和大三比起来,我高三的烦恼,也真就只有柳爷概括的“少年思春的小烦恼”了,少年思春,真好啊,那种生活,那种想着如何让她开心,想着如何不惹她讨厌,想着如何用学习上的话题和她多聊聊天,想着今天能不能走家属通道送她回家的生活,真好啊,如果能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毫不犹豫就回去了吧,三年前,考完高考在家颓废的那两个月,我天天都是这么想的,三年后的现在,我竟然也是这样想的。

三年前的六月五日,我来到会议室,首先拿出本子写了一篇名为《Sentimental June》的随笔,在随笔中,我有写到“我成为了,我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了”,确实,高三一年,在她的激励下,我从年级一百多名两百多名,转眼间也分数也能挤进清华俱乐部了,虽然最后失之交臂,但就当时的情况来看,高三一年,相较于之前的两年,我的确成为了更好的人。之后呢?读到随笔最后,那个三年前常常念叨着“及时奋发精神,好担当宇宙”的少年啊,我有一点抱歉。

天亮了,蚊子们估计都睡了吧,可以回去睡觉了,已经是六月六日了。 genius


Older · View Archive (26)

サヨナラの意味

寒假结束,迈入大三最后一个学期,一些关于偶像、生活、未来的思考。

Newer

我的暑假

记录 2019 年炎热的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