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かつきの湧昇流

25 Sep 2018 | thoughts

想来想去还是把这篇游记写了。跑活动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愈发的感到,许多事情即是一期一会,错过了不会再来,即使有影像的记录,许多细节也只会飘散在时间的海洋里。唯有自己亲自到场见证,用亲身体会记录下那一瞬的体验才是最高。经此一行,更加深刻了这种想法。

五月末六月初的时候,tomoyo 在推特上说了自己将参演一部舞台剧,『あかつきの湧昇流』,之后也连着几天发了各种和舞台剧相关的推特与博客,大都是去看了某某参演的某剧,现在想来估计是通过当观众找到舞台剧的感觉吧。但当时我一直没有想去看的想法。反而是到了开始售票这天,一觉醒来,发现她发了一个短短的视频,是她在京都的竹林中玩的时候,突然间有了想去看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发现票卖得很快想凑热闹,也许是因为潜在的一期一会的想法在起作用,总而言之也就下了决心。现在看来真是恍如隔世。票的事情之前也已记过,在此就不再多费笔墨。

之后就是在 wyr 的指导下订好了机票,很 nice 的机票方案。然后因为中途出现了 CG 6TH 的远征计划,门票加场贩一下吃光了预算,所以久久没能订住处,也一直拖着没办签证。直到回到杭州来一切的事情才开始有了进展,定了一个还算实惠的酒店,签证也好好过了,之后连续在实验室工作了快两周,于是一直没有做旅行计划。到了临行的前两天,才开始跑了一下西湖边,给tomoyo买了一把竹扇做礼物,同样的,给推特上那位给我提供票的日本人也买了一些点心作为伴手礼,然后就是在 wf 的帮助下制定了旅行计划,真的非常感谢 wf,在他帮我制定交通计划之前,我对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毫无实感,只知道自己要看剧,别的时间能干些什么一无所知,而他帮我制定了一个非常详尽的交通计划,让我建立起了时间和空间上的基本感觉,否则估计这次东京之旅会更加混乱一些。

虽然早早就开始宣传,但一直关注着 tomoyo 推特和博客的人都能看出,她的行程是很紧张的,9月份出演的剧,一直到八月末才开始排练,不禁让我捏了一把汗。中途她还出席了包括北美LA AWM,上海 BMLSP & AWM,以及 FIVE STARS 等活动,我没能去成的 FS 和 LA 都让我很是后悔与羡慕。中途还有一些新的故事,主要是关于票的,考试周时,我突然想到专程跑去日本三四天,只看一场实属有些亏,尤其这是连续上演10日数十场的剧,场次也很充足,最理想的当然是增加一场 15 日昼场,但此时我也没去尝试过购票平台,只能傻傻等着别人出。不过,实在是有某种运气庇佑,之前在推特上出给我票的那个日本人仿佛感知到了我的想法一样,突然又发了一条推,刚好就是出这一场的票,于是我赶紧复读了之前的回复,果断拿下。回到杭州之后,tomoyo 仍在推特上转推说还有票,当时想着看看到底还剩多少票的心情,注册了那个之前一直没去碰的平台,结果流程一路顺利的走下来,到了付款,意外的发现竟然也支持境外信用卡,于是又给自己拿下了一张 14 日夜场的票,虽然位置有些靠后,但好歹是一张会印上 “黒沢ともよ” 的票。于是乎,这一趟从 1 场一下翻了三倍,也没留下多少空档时间用于随意挥霍,之前答应的学姐的约饭也咕咕咕了。

出发的这天,照例早早的到了萧山,不过因为飞机也很早,所以很快就去办理值机了,一到 ANA 的区域就已经都是日文了。一路很顺利的登机,坐上飞机后,因为是第一次不熟悉,很多都要看着边上的大叔学习。飞机在东京时间五点多到了东京上空,富士山也只是远远望见。落地之后,有过一阵时间的手忙脚乱,发现自己没有填各种表格,入境也好,清关也好,每一次都被卡了一会儿,有点担心赶不上 18:53 发车的京成本线,之后还有取钱,办 suica ,都手忙脚乱。但好在 wf 的计划预留的时间足够,大概在 18:45 左右顺利到了车站,开始了初次东京之旅。

在车上,突然觉得今天如果只是呆在住处实在有些亏,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可以赶在 Animate 关门前到达那,于是果断换了方案,不到押上,而是转去了秋叶原。提着箱子直奔六楼,一路扫下来,倒也没买什么,就买了几张前一天刚发售的音头,我是真的很喜欢音头这首歌,虽然回国了看榜发现这是灰灰长久以来第一张销量初动没破万的单,但这是后话了。再就是买了一些灰灰的周边,以及帮 wf 带了一本胰脏。实在是因为 A 店米莉亚周边不多,而且我的确很烦要靠开奖的周边,所以就买了一点点。倒是纠结了一下要不要买三本写真,爱衣的,佐仓的和魏夏马的,纠结了半天想着第二天再来了,结果就再也没机会来了。

然后就回到了押上,一出站发现天空树就在身后。然后去办了入住,发现自己还是定错了房间,还是公共浴室,房间也很小,这么想来倒不如把钱省下去住胶囊。不过现在想起来倒还好,附近也没什么胶囊了,胶囊也不能把买的东西这么随意的堆着。靠着这个酒店的地理位置条件,还是给我提供了不少便利的。之后就出门转了转,想起自己很久没进食,刚才在秋叶原纠结了半天出于价格的考虑还是没在那吃。回到这边来后也不想去吃国内有的松屋一派,于是沿着路开始找,看到了家中华料理,可惜人太多,排除,往前走了一点看到了一家精肉店和 Mos Burger, 想了半天还是去吃了精肉店,一进去发现都是刚刚下班的社畜。然后点了个牛排定食,还行,味增汤很好。吃完后,靠着地图步行前往了剧场,这个时候已经散场很久了,路上也完全没人。押上这一块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平淡的居民区,主要都是一些做印刷的会社,这么晚了里面还有老人在继续工作,真是老龄化严重啊。总算到了剧场 Sumida Park Stuido, 乍一看还以为是个仓库,问了一下值班的老人后才知道剧场是从旁边的房子里进去,从外面看来果然不是很大的场,于是就仅仅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是在全家买了点水,认识了 wf 之前提到的雾岛和津南,然后就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本计划着早起去浅草寺附近转转,结果一觉爆睡到九点半……之后也就是直奔秋叶原,首先去了爱马仕官店,东西真是少得可怜,仅仅拍了 Kraz 的出演服就走了。之后去了寿屋,劈里啪啦还是买了不少,还把自己的名片贴在了卡姆的上面(。之后去了AMI AMI,主要是卖手办的地方,有卖二手官棒,不过没有我想要的 5th 米莉亚,也就什么都没买了。之后去了天国,买了一件 producer of Miria Akagi 以及一些其他周边。也是第一次用到了护照来免税。最后去到的是 KBOOKS,也是收获最大的地方,普通的周边很多,但碰巧米莉亚的要么有了要么太老要么不好看,帮e总带了根米莉亚的棒子。KBOOKS 最有价值的是有很多演唱会周边,有不少之前的灰灰场刊,于是乎买到了 3rd, 2015 summer fes, 4th starlight castle 的场刊,4th brand new castle 的因为没有油就没买了。还买到了几张珍惜的 CD,包括 2015 summer fes 以及珍贵的有 tmy 出席的 sagantosu 活动的场碟。不过这时已经严重超预算,又不敢花老爸的卡,于是忍痛又给自己下个月加了一笔账。临到出门,又发现了一本杏仁豆腐的 C94 黄色系谱的同人志,于是又折返买了下来,虽然最后打开的时候发现没有米莉亚……

然后提着大包小包实属不便,于是回了一趟押上,从站内出来的时候,发现 Tokyo Solamachi 就在身后,想起昨晚查三宅一生的门店的时候在这儿有一家,帮老妈带一个三宅一生的包是老妈布置的政治任务,帮老爸带南部铁壶的任务可能完不成了,那好歹要帮老妈完成。三宅一生主要的门店都在银座附近,银座离我这地方实在太远,好在就近有这一家。不过在solamachi里迷路了……这地方倒是很有意思,有许多看起来很好吃的东西以及不少卖各种纪念品或是特色商品的店铺,四楼还有水族馆和天空树的入口,以后有机会想好好逛逛。最后拿着名字对着地图总算找到了,原来是三宅一生的新branch,是一个专门做褶皱风格的系列的专卖店,于是和老妈联系上,老妈也很爽快的要了一款,和店员的交流也很舒服,这就是发达的服务业啊。唯一的小插曲是拿错了信用卡,拿成了自己还没激活的中行卡,店员跟我说这卡不能用,联想起之前卡姆在群里说他的卡刷的过多被冻结的事情,我一度以为老爸的卡被我刷到冻结了,不过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犯的错误,顺利买到,感想就是有钱真好,有钱就能买到精致的东西,享受精致的服务。

然后快速赶回住处,放了东西,立刻就出门。这次帮一个杭州的陌生人带了她日本入学要用的资料,一开始说要帮别人带资料的时候我是拒绝的,生怕被利用带了什么违禁品入境,不过发现是单纯的纸质文件后也就答应了,反正交货的地点浅草站离我住处也很近。杭州这边这位赠了我两罐红茶,匆匆忙忙赶到浅草站后,接到资料的这位又送了我两罐布丁,一度觉得帮人带东西还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之后吃了一碗量很足很足的拉面,看到有辛字就点了,发现并不是台湾吃过的地狱红汤,而是大量的 tokyo leak 增加了辛味,相当不错的拉面。

本还打算去一趟很近的浅草寺,看了下时间,于是径直去了东新宿的 Mausu Shop, 上午在 KBOOKS 的时候,看到了有名的声优区,但是很自然的没有 tomoyo, 毕竟她没有 solo 出道也没有写真集之类的,人气也没小水真扎佐仓之类的高,结果就是声优区完全没有 tomoyo 迹象,完完全全的。于是想着 Mausu Shop 会是东京中 tomoyo 气息最浓重的地方,很期待。到店之后还是有些失望的,店铺是路口一栋房屋的一楼的一个小店面,进去之后人也不多,就几个,两个死宅在和店员小姐姐聊天,旁边一位站着像是经纪人之类的板着脸的男性。Mausu Shop 里首先看到了三块写满的签名版,仔细一看都是顾客写的,看起来是常常更新的,上面主要是祝加隈亚衣生日快乐的消息。再就是付款台一侧有许多 Mausu 社所属声优的签名,只拍了 tomoyo 的,那还是她非常早期的签名风格,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本来期待在 Mausu Shop 买到不少 tmy 周边的,结果就找到了一张 Mausu Theater 16, 连花栗鼠挂件都没找到,于是找店员问,小姐姐此时还被死宅缠着在聊偶活,于是我就问那位板着脸的男性,得到的结果就是花栗鼠卖完了,补货时间也未知,orz。中途有个单推过来买了一堆 Mausu Theater,也有两个中国女学生过来买了点东西就走。我最后就结了一张碟,借此机会和店员小姐姐聊了一会儿,跟她说我是海外来的,她很意外,然后说很不好意思黑泽相关的都切了,让我关注推特之类的……然后聊到了积分卡,我说我知道积分卡的事情,请务必帮我办一张,但是这一次消费也就只能积个两分。不得不说,这位店员小姐姐真的很可爱,人小小一个,声音好听,脸也好看,群友都说可能是在进修的年轻声优,也难怪那两个死宅一直在找她聊天了……我一度都开玩笑说不想去看舞台剧了,想回去找小姐姐要个 Line 了……嘛,几个小时后完全改变了就是。

于是又回了押上,整备了一下后去了剧场。到剧场的时候还不能入场,于是就在外面稍作等待。19点开场,18点准时进入,首先是定番的场贩,帮e总也带了场刊,同时也订了DVD,两份一起定反而还便宜了一些,写的吹哥的地址,还有些担心自己的字迹认不出来。别的场贩是之前公演的DVD,剧团的T恤和布包,以及吉田先生的写真集,起初都没买的想法,之前的剧也没有油出演,剧团T和布包没看到她使用同款前也不会买。现在想起来其实倒是挺有意义的周边,主要是通过几天的观看对剧团心生尊敬之情,不过没买果然还是因为之前在秋叶原已经买了几件T了,别的周边也没余钱去购买了……买完物贩后,从杭州提来的礼物也该送出去了,于是咨询了一下staff,然后发现剧场这边赠送礼物的机制真的是很贴心,staff拿出一张贴纸,上面能写to谁及from谁,此时我又为难了,一是担心自己垃圾的字迹写不好黒沢ともよ几字,其次是我的确不会写Charlie的日文,于是就和staff说我是海外来的,日文还不太会写,于是她很热情的说帮我写,然后我拿出之前打印好的信给她看了一下我的名字怎么写,于是就写好,贴好,然后放在非常显眼的位置。截至到我入场,礼物并不多,送给tmy的更是只有我这一件,不过想想也能理解,毕竟其他的tmy粉丝肯定是第一天就来过了,该送的礼物早早也就送出了。随后就在大厅待机,说是大厅,其实是一间面积很有限的会客房,估计20人即可塞满,我首先转了一圈,在得到了剧场staff的许可后,拍了赠予tomoyo的所有花篮和礼物,以及赠予其他出演者的部分花篮,基本都是关系者赠送的,不像灰灰有很多otaku赠予的花篮,嘛,若是下次还有机会争取我送一个个人的……然后就站到一边,主要目的是观察会不会有关系者前来观看这一场的演出,在来之前通过tmy的推特至少知道有好几个声优是来观看了这场舞台剧的,依着tmy的人缘,怎么想都会继续有声优来看的,我私心希望是miku或是桥儿,于是就在大厅里找了个角落开始默默观察。完全没有……开场前提前进来了的两个人,看上去就不像是声优的,也在之后出来了,所以观察主要变成了对观众年龄群体的调查,主要来观看的都是三十代或四十代,女性居多,无论男女都还是着装的很正式的,像我这种典型一看就能看出是otaku……

之后就入场了,我的位置在G列3座,几天后ED哥也坐在同样的位置上,G列是倒数第二排,但离舞台也比我之前的活动都要近了,当然,前列更近,近到几乎没有距离,由于知道我第二天的两张票分别是C和B,不免激动了一下。就座后继续观察,也一无所获,倒是看到最后快开演时,第二排突然加了一个座位,那人的背影看起来很像中岛由贵,打算中场之后再去确认一下了……

正式开演,一上来就被tomoyo的帅气而大声的吆喝给惊到,然后发现声音从刚才我们入场的通道传来,由于坐的高,于是英气打扮的油就从我能俯视到的通道里杵着杖子走了进来,之后就是一大段和钢太郎先生的对话,语速实在太快,我真是barely follow……舞台剧的内容在此不详细记述了,在我看来,无论是演唱会还是舞台剧,文字能够记录的是开场前后的一些琐事,真正中心的内容只有当时的自己能感悟,之后无论是文字还是影像都没有办法重回了,唯有当时好好享受才是最高。这一遍因为是初次观看,剧本本身是明治时期的故事,又似乎有时间线空间线上的交织,再加上演员们一个个的语音语调语速都不是声优那种为了让大家挺清楚的设定,于是对我这样一个来自国外的,连五十音都尚未认全的外国人来讲,实在是一件极难的事情。好在我自认自己的语感不错,加上演员们的表演的确也很有表现力,所以即使很多内容听不懂,但剧情大意还是能抓住的。这初次观看时,我的心情完全是随着剧情波动的,中场结束时那一幕吓得我紧张的缩成一团。到了快结束的时候,我也被剧中所讲述的那种复杂的矛盾与情感所打动,这一遍下来整体的体验是很不错的。

小插曲是中途的时候我去洗手间是经过了疑似中岛由贵的女性,发现并不是。

终演,谢幕,的确是很精彩的表演,观众们也是发自真心的鼓掌,tmy和钢太郎先生从门中离开后,掌声稍小了一些,随后再次出场谢幕,掌声比之前更加热烈了,总共谢幕了三次,第二次谢幕的时候,钢太郎先生会向观众引荐tmy,而随后tmy也会回敬,这时的掌声就是送给分别送给两位主演的。三次谢幕的时候,tmy的确是要哭出来的,但是都忍住了。

散场,观众们从会场中警告过之前的会客厅,有的估计为了赶车便匆匆离开,更多的人则是在会客厅补买场贩,拍花篮。我先是离开到门外去,照例的拍了一下散场时的光景,拍了一下天空树,但果然还是不想离开。于是再次回到会客厅中,想多看看这地方,看看往来的人。会客厅的气氛是拘谨而融洽的,因为除我之外都是日本人,大家都是互相点头致意然后お疲れ様でした。突然引起我注意的是我发现演员们从刚才观众入场离场的那个通道里陆陆续续出来了,眼熟的男演员,以及刚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饰演艺妓的女演员,纷纷都到会客厅里来,和那些专程来看他们的关系者们聊天。这实在令我感到意外,毕竟之前的活动结束后都不可能这么快,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出演者,而且这些出演者完全没有任何的躲躲闪闪之类或是很拘谨的,完全是非常放松非常自然的和他人聊天,除了关系者,他们似乎也和一般的粉丝有着交流。这不免让我开始期待tmy是不是也可能出现。过了一会儿,我边刷推特的时候,看到通道里探出一个小脑袋,是那顶熟悉的粉白色帽子,是tmy,她从通道里探出头来快速看了一下在会客厅里的人群,估计是在寻找有没有专程来看她的关系者,这实在是意外的小惊喜,她探出头来快速张望的神情也着实可爱。又过了大概几分钟,她走出来了,原来今天果然还是来了她的关系者的,还有好几个人,我快速看了一下,应该都不是声优。我是一直站在靠门的位置的,靠门但不会妨碍他人通过。tmy和关系者聊天的期间我也不好意思抬头盯着看,所以就埋头继续刷微博和推特,几分钟后,我察觉到她开始向我这边走来,在她快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先说了一句

「ともよ様」

「お疲れ様です。」本来我立刻就想在打完招呼之后说的,结果tmy抢先一步,她先抬起头,双眼看着我,然后说了这一句。

一瞬间我脑子都懵了,但是还是好好的鞠躬也说了一句「お疲れ様です。」

说来也是相当久远的一件事了,第一次现地见tmy是去年的灰姑娘上海FMT,当时什么也不懂,买了一张SR票,坐在靠后的十排,看看放映会也很快乐,能见到声优真人更是快乐,唯一感到有些遗憾的是在知道了SSR票可以有见送的瞬间。之后又专门跑了台湾的1st,也看得很开心,还听到了一直想听的Romantic Now,感到遗憾的是发现石板在一个我能接受的价格范围内拿到了内场第一列正中,正中看油会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啊。北美LA的AWM因为考试周和高昂的价格也没去,结束后得知又有见送还可以面对面送礼,不由得难过了很久很久。好不容易到了上海,在浦东已经离她不到两米,却在那短暂几秒内没能认出,后悔万分当时没有喊出名字,本番又在粪席,甚至没能看到她正面唱歌跳舞,虽然上下场的时候接到了飞吻,但还是很遗憾,之后又错过了早餐的偶遇以及被机场P晒了一脸。总之,一年以来,跑活动的目的大都是为了看油,但是从来没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一次次都很开心,但一次次都有遗憾,期待着哪一天油来国内开FMT,或者是明年的吹吹能和她近距离接触,说上一次话。

突然长久以来的心愿一瞬间了却了,我在如此近的距离和她说上了话,看到了她的眼睛。她戴着那顶帽子,黑色的上衣,穿了条很清爽的花裙子以及运动鞋,手上拿着关系者刚刚当面送的礼物和鲜花。声音很好听,比FIVE STARS里的声音感觉更加干净,个子是真的很矮,小小一个,没有化妆,不过舞台剧好像本来也没化妆。

虽然这一瞬间完全懵了,但我还是继续关注着后续,tmy把三位关系者,两女一男送到剧场门口,看她们的关系估计是大学里的同学(后记:根据加隈亚衣的碧蓝航线广播第19回,那两位女性关系者应该就是tmy的大学同学,关系好到tmy给她们做便当)。告别之后tmy返回了剧场。这个过程中我已经出了剧场,站在路旁,没有成为烦人的厄介。

又过了一会儿,tmy又出现在了通道前,这次我清楚的看到她的手上提着我送的礼物,啊,届到了。随后她又回了后台。

留在附近的人越来越少了,于是我也准备离开,走到一旁的仓库门口,发现有几位女观众在那撑着伞站着,明显就是在等着出演者,于是我也跟着一起。首先出来的是步行的男演员,很热情的给我们打了招呼,お疲れ様です。然后是女性观众期待的钢太郎先生乘坐轿车出来了,钢太郎先生摇下窗户和大家打了招呼。女性观众们很满足,于是离开了,我继续撑着伞多等了半分钟,油一个人打着伞出来了,随后她的经纪人也跟了上来,经过我的时候我快速的鞠躬然后说了ともよ様今日わお疲れ様です。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以及明天还请继续加油。tmy估计没想到有人在等她,有点意外,抬起头然后お疲れ様です。

目送tmy向着锦系町的方向离开了之后,我也就往住所走,下着小雨,但我的兴致实在是非常的高涨,甚至想去吃烤肉,不过最近的一家烤肉店都有点距离,于是我在附近的居民区找居酒屋,找到了一个估计是刚刚散场的观众来过的店,不巧刚好23点休业了。于是找呀找找到一个吃炸串的店,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吃烤串的……炸串味道就很一般了,但是和里面的三个日本人吹了半天,有个食客懂中日英三文,还去过深圳和青岛,因此和他讲的最多。差不多快十二点的时候我回到了住所,然后又因为激动快两点才睡,嘛,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天没穿久美子或者FS的衣服没能让她一眼人出来吧。

第三天早上本来九点半要在池底和雅礼的同学碰面,定了个8点的闹钟,七点醒来的时候发现人家把我咕咕了,得晚上跑到池袋站自提了,于是整个上午的计划完全被打乱,我最后做的选择是睡到了九点,穿上FS的白色场T,然后去了天空树下的solamachi吃了一顿天妇罗盖饭,然后就往剧场靠拢,因为今天是周末,两场,开场的很早。

到了剧场,进了会客厅,略微有些慌,毕竟我手上没有票,我的票在日本人手上,早上看他推特应该是已经到了东京的,也跟他联系过了,可到了约定的时间他还没出现,我只能一边看是否有关系者来观看,一边焦急的等待。到了开始入场五分钟之后,我终于见到了他。之前第一次找他的时候就关注了他的推特,看他的推一直以为他要么是那种很宅的人,要么就是已经年龄不小的大叔了。见到他发现他年龄和我相仿,打扮也很正常,倒是穿着FS T恤的我一看就是otaku……然后和他快速交谈了一下,知道了他叫rewriter,把票钱付了,拿到了昼场的C和夜场的B,都是无比靠前的位置。然后把杭州带来的伴手礼送给了他,随后就进场了。进场之后又聊了一些,比如知道了他是德岛来的啦,夜班巴士啦等等,随后就开场了。

这一场的位置是C列19,在舞台靠左的前部。我本以为我会出现像之前刷多遍《你的名字》的时候那样,出现困乏的情况,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太近了,太近了,第一幕的时候,油和钢太郎先生的对话就在眼前发生,之后退场的时候油也杵着杖子从面前过。金吾家那几出戏就更近了,都怕金吾一用劲杯子就摔我脸上了。除了近之外,因为前一天晚上翻了翻场刊以及看了waiting大佬翻译的简介,第二遍观看懂了更多的背景和之前忽略的细节。当然,有着单推滤镜的缘故,盯着油也一直看,所以看到了很多第一次在后排观看时没注意到的细节,比如她的怒容,眉毛瞪得很高,比如她的笑,印象最深的是最后高潮部分时,各方拔刀,她因为失手砍伤了寺庙主的女儿,悔恨和惊吓导致她惊恐的靠在一旁,随着矛盾的激化,舞台剧的中心转移到了吉田钢太郎等人身上,她此时已经完全不是关注的重点了,但我持续盯着她看,也正是如此,得以看见珍贵的景象,她看到爱恨情仇生生死死在面前如此激烈的展开,惊恐的靠着墙,眼泪突然间就控制不住,又不敢哭出声音,泪水只能无声而猛烈的从眼眶里涌出,在脸颊上滑下,为了控制泪水,又导致眼泪鼻涕一把横流,那种状态实在不像是演技了,像是真正的年纪不大就得背负如此多爱恨情仇的小女孩的真情宣泄。看到这一幕我才真正明白了她推特里说到的生与死的话题,一瞬间懂了,一瞬间获得了无穷的震撼与感动,一瞬间只剩下鸟肌。剧的最后一幕,才发现油是从剧场的外面进来的。谢幕的时候没哭,她笑的很甜。

散场,rewriter桑问我吃饭了吗,其实我这两天以来都是两顿派,上午十点吃过了天妇罗盖饭,不是很想吃,想夜场散了再吃,但因为他没吃饭,所以我顺着就答应和他一起去家庭餐厅 Johnny’s。说起来也很有意思,上海去了好几次,一次萨利亚都没吃过,倒是第一次吃家庭餐厅是在日本。吃到了日本的汉堡肉,果然和汉堡区别很大。然后就和rewriter桑聊了很多天,从黄金周聊到声优,从声优外号聊到各自的专业。虽然我的日语实在是很糟糕,他的英语也不是很好,而我们的话题又很深入,难免会出现我传达不出意思的时机,但无论如何还是交流下来了。

也就一直吃着喝着聊着聊到了夜场入场,他和我说关系者尤其是声优是不会周末来的,怕引人注目,然后就是看着他在开场前把一张19日最终场的A列票卖给了一位吉田钢太郎先生的女粉丝,实在是说不出话来,多在日本待几天就好了,我也能最前看最后一场了,唉。

这一场的位置是B列正中,也就是第二列正中,真的是一生的体验了,无数次tomoyo就站在我正前方,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裸足,导致我盯着看了好久。这一次发现的新的打动我的一幕是她被几位女性围住说出真名后,先是哭了出来,之后在被安慰之后破涕为笑的场景,同样的,也不是那时的中心了,可她笑的那么好看,那么的真实,实在已经超出了演技的范围了。对了,这一遍哭泣的时候是更加猛烈的抽泣,也是看得我持续鸟肌。最后一幕时,剧场的门打开,外面天全黑了,但正好外面的街道正在进行祭典,祭典的声音一起传了进来,颇有一些特殊的气氛,这一回,她看到钢太郎先生时也是差点就哭出来了,但好在忍住了。随后的谢幕中,我是拼尽全力去鼓掌了,对其他的观众来讲,也许可能是一次普通的舞台剧,对某些tmyotk来讲,明天后天他们还能再看,但对我来讲的确是最后一场了,我想把我两天以来的感动与感谢全部表达出来,鼓掌的时候我一直看着她,口中默念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她没哭,笑得很自信,很满足。对了,第二次谢幕时,鞠完躬抬起头,她的眼神向左下移了一下,嗯,果然是在看我穿的FIVE STARS衣服,看到之后微笑了。中国也是有人在一直为你应援的啊,届到了。

对了,这一场总算是拿到了特典,倒数第二幕那位演员抛撒的招募矿工的传单,这也是全剧唯一的观众互动环节,这位老哥也实属搞笑。

正式散场了。离开屋子,外面仍在热闹的祭典,倒是很符合这几天一直在听的なつっこ音頭的场景。心中有万千感想,但马上还要去池袋,于是照例拍了一下剧场外部和天空树,本想拍拍剧场内部的,但问过rewriter他说这可能是被禁止的事情,于是我也就欣然接受。和rewriter桑道别时,说到了10月derepa再见的事情。这时,中场休息时一位认出了我FS T的tmyotk来找我说话,简单快速的聊了一下,大概就是问我之后的活动去吗,互相加了推特,然后说我日语好hhhh。这位同好P也好,rewriter这样的本格eventer也好,能碰到这样的tmy粉丝,也算是这一趟的另一收获了。

之后就是日剧跑到车站,赶到池袋,一路上未免有些悲壮,有许许多多的感情,于是在电车上用微博快速记下。好在夜间的天空树实在很美丽,不由得拍了许多张。好好的取到了BD后返回了押上,本想吃顿烤肉纪念一下这个难忘的夜晚,但看了看价格只得作罢。于是开始找居酒屋和烤串店,不料倒是找到了很多女子KTV和红灯场所,无奈最后还是得去吃了顿松屋,不过松屋是真的便宜啊。

本想通宵的,但还是好歹休息了一下,赶着7点的电车去了成田,路上突然萌生了想在日本读书的想法。到了成田,办了一系列手续,和空姐练了练口语,没太多时间悲伤,帮老妈带了带化妆品就登机返回了杭州。

回国之后,倒不像台湾那次回来后尽是回忆,反而是更多的不甘心,因为舞台剧还在继续,回来的当日就有两场,之后三天还各有一场,当然也有担心,演员们的吃力我是亲眼目睹了的,嗓子愈发沙哑也是能明显感到的。果然,周一她在上午演完昼场后主持的晚间的FS广播,声音就是完全嘶哑的,真是令人敬佩又心疼。不知道这几天嗓子沙哑的她靠什么喊出那嘹亮的声音。回国了,想着自己也不能做到什么,鬼使神差间开始尝试翻译她的推特,于是乎,在室友,前室友以及静静的帮助下,我也翻译了她舞台剧相关的几条推特,成为了tomoyo搬运号背后的一员。终于,千秋乐演出完毕,从rewriter桑和其他人的反应来看似乎又是一场精彩无比的表演,虽然其中每一场都很精彩,但千秋乐果然还是意义非凡。

tomoyo本人对这次的舞台出演有多深的感情,就算是不用去到现场,看着她写的推特,写的博客,就能体会得到,更何况我是在离她不到零点五米之处看到了她饰演的爱恨情仇。也正如她那篇我没能成功翻出来的博客所写,她果然还是喜欢演戏的,她果然还是一个役者,她果然还是那个黒沢ともよ。

混乱的文字,经过这一个星期以来,断断续续总算记录完了,TGS的活动她已经出席完了,昨天的FS上她的嗓音也几乎正常了,虽然after talk还是说了很多舞台剧的话题,足以见得她本人也是深受打动。煽情的话我也不太说得出来,记忆开始随着时间流逝而消散,但只要我看到场刊,看到12月发售的DVD,想必这几天以来的种种又会重新鲜活起来,不敢说自己有能力推她一辈子,但敢说下次舞台剧出演,我必然全程到场,毕竟,她是我最为尊敬的黒沢ともよ様,虽然她本人更喜欢さん一些,但果然,还是ともよ様啊。

记于2018/09/25


Older · View Archive (26)

所谓混沌

自上一次记录以来,度过了一段非常混沌的时间。

Newer

サヨナラの意味

寒假结束,迈入大三最后一个学期,一些关于偶像、生活、未来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