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混沌

12 Jul 2018 | thoughts

自上一次记录以来,度过了一段非常混沌的时间。

这一段时间做了很多和票相关的事情,顺心的却几乎没有。

5.30买BMLSP,提前一天晚上突发奇想,找到 wyr,让他教我捣鼓一下 b 站的页面。他是真的强,稍微折腾了一下,第二天的界面,整个抢票的流程都被摸出来了,最后的成果是完成了一个定时且完全自动化的抢票脚本,并且通过了BML VR的测试可用,于是我稍作修改把这个脚本改成了用于BML SP的抢票脚本。到了实战的这一天,开了6个tab部署了六个策略不同的脚本,全都奔着arena去,同时为了以防万一,还让祈祷士帮我去保一张看台的第一排。当天正好CG 5th宫城BD发售,风大在B站直播,抢票的心情紧张的不行,就边看直播边过最后的半个小时。最后半分钟,卡着表看着时间一秒一秒过,还开了手机APP,时间一到,我先看左边屏幕的脚本,没有一个跳转了的,凉了,我赶紧切换到右边屏幕手动抢,点arena前区靠后的排,点一个没一个,再点看台,也没了,最后点了张A区9排,心一凉,再看祈祷士,他也只抢到2张看台,他和神游分了。不甘啊,我不想坐A。于是开始捡漏,等着10分钟未付款的票滚回票池。陆续点了两张看台,自己不想要看台,就在群里问有没有人要,于是玉米拉了个人来找我,可是我回过去一看发现这两张超时了也没了……aya在群里说他有一张arena 9排,结果我在群里@他而不是私聊,等他看到我的留言的时候票早出掉了。这时候我都快绝望了,灰灰第一次来大陆live没办法看。yjc这时候跟我说他一学长买多一张,把联系方式给我,我一看,草,bank…..同时我在tomoyo花篮群里联系到一个人,他有一张离祈祷士他们很近的看台,我跟他说帮我拿下,他要我直接打钱,我当时担心blind trust,结果他拿助教来背书,我也就一狠心打了,于是反应过来只能跟bank讲他的票我就不要了。晚上去咸鱼看的时候,第一排3500的7000的都有,同时微博上群里大家都有挺前面的arena,心理落差挺大的。查了一下脚本,发现第二天和第一天的字符串都不一样,真的坑,两轮映射都考虑到了,就没考虑到b站改区域字符串。anyway,非常混乱的一天,一顿操作,最后保证了一张当时还不敢100%肯定的票,位置还很一般,真是心累,和沁狗打了个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吐槽这件事。

后话是到了这个点的时候,BMLSP今年的黄牛票大跳水,1580的票即使是很靠前的内场降到1000也没人买,我也没这个心情去折腾了,还是为年末6th做准备吧。

之后bw看到审批上有百百,还有签售,也就买了张22号的普通票去凑个热闹,这倒是没什么难度。

然后就是6.9,早上快十点才起床,一刷微博推特看到 tomoyo 发了去京都的竹林游玩的一段短视频,tomoyo 说今天她 9 月份参演的剧就要开始卖票了。tomoyo 参演这个剧的事情我是很早就知道了的,但是完全没想过去看,一是觉得为了舞台剧跑一趟有点不太划算,二是担心听不懂…然而近段时间以来 tomoyo 回了小时候的剧团,也看了几部舞台剧,她的推和博文也谈到了她对舞台剧的许多想法。看着她这段视频,我也顺带开始翻起来售票的网站,出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本以为这不会是一个什么热门的活动,可十点二十左右看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三天有票了,有特别意义的首映和终映都也已经没有了。这突然极大的激发起了我的兴趣,tomoyo 除了是一位声优之外,舞台剧也是她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很想从另一个全新的侧面去了解 tomoyo,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决定买票了。首先找的是 wp,她追岚,门子多,通过她联系了一个在日本读书的留学生,等到她问我买哪一场的时候,我去确认看 11 日和 19 日的票还在不在的时候发现票都全部售空了,剧团长还在推特上特意发了一条推庆祝票都完售了。我真是……但这次我没那么快心灰意冷,相反,我开始积极的想办法(不知道怎么想起了水滴台湾公演时那种姑且想想办法的场景。),首先的办法是把所有的推都读了一边,发现除了 tomoyo 和其他几位之外,其他的演员在一预约网站上还有余票可以预约,于是我继续联系 wp 那位留学生来走这一条路。再就是在微博上发求票信息,虽然转的人不多。最后也是最戏剧性的,我一直在推上有刷剧名的关键词,希望看到有人出票,终于到了晚上,一位推主发布了这样的信息,他一共多了好几天的票,同时也已经有人在下面留言定了某两场的票了,于是我也就硬上了,直接复读了两人的回复中的某一部分作为了我的留言,很快便得到了推主的回复,看起来是稳了,但出于不放心我还是用谷歌翻译写了封私信问了一下,推主看起来很靠谱的样子。于是又是一个 blind trust。晚上和 wyr 一讲又把机票定了,往返很便宜。真是任性啊,一天之内突然就决定了一趟去日本的说走就走。虽说到现在签证酒店都还没定下来就是了……

之后是麽多,麽多今年的阵容很菜,无论是灰灰内部还是之外,再加上和 BMLSP 离得太近,于是很多人都不打算去了,anyway,只要灰灰来国内我就保证全勤。所以买了一张980,虽然后来一想1280估计也会跌得很厉害,而且之后可以直接TB选座,感觉亏了,不过无所谓了。

再就是7.10的 bw 签售预约,我打算签桥儿或 kraz,然而总是事与愿违,我还真的打开了萌娘百科,然后出的第一个问题也真的让我查了一下,然而页面显示“回答正确,正在跳转”就再也没有了动静。一连开三个 tab 都答对了问题,都没有了跳转。终于用 chrome 开了一个移动端的,跳转了,然后到了付款告诉我已经没有签售资格了,出去一刷,桥儿和 kraz 都没了。群里大家都没跳转,都在骂 B 站。然后看到咸鱼上有想收桥儿签售资格的桥推和一帮凑热闹的黄牛一起把价格从 10 元抬到了八百一千。也目睹了许多挺可怜的单推。试想一下如果这是 tmy 的机会而我也没能买到,我会痛苦死的。不过 b 站这个机制的确傻逼的不行,而且后来我拿另外一个 up 主的预约测试了一下,b 站这弱智程序员,同一个用户在连续的时间段里预约同一个人发的 token 居然是一样的,这 tm 一开始我连续那么多个请求就没有进过后端,真是弱智。

因票竟然诞生了这么几千字的混沌。

CG

这一段时间与CG相关的事也不少。首先是 CG 6th,tomoyo 居然只有一天出场,心累,所以西武一定要保下来。CG 6th 的抽选有很多方式,推特转推,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还是转了,小剧场 BD1 会塞一批神席,不过我这运气还是想想吧,然后就是 asobi 的高级会员,这功能推出的时候就是奔着提前抽选来的,我也第一时间交了钱,但一直拖到七月初才买了一个 eplus 账号抽了全四场,虽然不抱希望就是了,然后还帮祈祷士抽了 SS3A。SS3A,不打算去,毕竟我比较推的都不在,但是场贩还是想买的,只是那段时间真好没钱+学校忙就给忘了先行……事后再说吧。然后找到了 cqy 的同学,雅礼文科班的,从交流上感觉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填了她在东京的地址,买了 CG 5th SSA asobi 特别版,到时候我到日本去自提。

再就是打了银海豚的活动,明明感觉大家都在 MLTD 一周年,银海豚这边的分数线却一直涨的飞快,不得不考试周的时候还提出时间来冲分。。。

然后是 7.3 小剧场开播啦,生放送,ともよ!哎,难得的生放,真的开心,tomoyo 太闹腾了,表现力是真的强,安抚了我考完数据库血崩的心情,小剧场开播后又了生存的动力,而且第一话的 web 就有米莉亚,超好评,米莉亚超可爱!

再就是考数据库前两天前的下午去了石川的观影会,虽然自己已经看过,但是坐下来观影能看到许多自己看时注意不到的东西,哎,这一场是真的好,有女神就够了,还有可爱的花林,加推了(。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UO不剩几根,只能留在YPT和生存本能的时候,生存本能的风火轮打的是真的爽。

灰灰都是开心的事情,舒服。

学校

学校的事就不是混沌了,而是地狱了。

六月是我过的最难受的一个月,主要原因还是怪我自己,把事情都挤压到如此后面来做。首先是外包,wyr 的教务管理系统,我大概从十几号开始写起,最后居然真的拖到了 30 号才完工,中途还为这个至少熬了两个通宵,这还是建立在 wyr 有一份可维护度非常高的代码的基础上,若要我自己从头开始我真不知道要花多久,最后也的确赚到了一笔外快。过程中倒是学到了不少,无论是前端还是后端还是数据库,真是学了一学期的数据库只在这个上面有真实的体验。

再就是托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报了6.10这么一个尴尬的场次,总共只有一天复习,也就做了一套 TPO 的阅读和听力,作文口语都没练过,只是看了一下题型。第二天考的时候,口语是真的凉的不行,到后面我都快不好意思说下去了。考完出来,估计阅读听力都是30,口语估计20出头,作文差不多2425。然后出分意外的快,然后分数出我意料的还挺高,真的居然一次考到了105,阅读29,听力26,口语23,作文27。嘛,听力低了口语高了,不过这么看来托福也没想象的难。

再就是这段时间被 cjh 烦了很久,cjh 天真的想法和无组织的管理让我对超算队的兴趣耗散殆尽。他居然天真的想开展一个显然没有任何用处同时又会占用时间的短学期课程,还想让我们又当学生又当老师。最后还是选课处的老师给了狠狠一击,我得以正常上我的短学期,同时得给大一的同学们上个几节课,我们已经尽力让这个课变得有实际意义同时对大家都好,但今天的情况是 cjh 第一节课就上了一整天,讲了一整天废话,真是服了。

然后是ADS, 图形学,数据库,密码学,图像信息处理等大程,几乎是挤在一周内做完的,图形学是我最看重的课,但很可惜,我错误的时间规划,导致最后集中开发的时间就是我一个通宵+我们三人一个通宵,最后做出来的东西离我们自己的预期其实差了很远,但好像全班同学的平均水平并不高,只有 jhr 组爆炸的效果和 zsb dlf 组一个非常 neat 的象棋的分数高过了我们。ADS 很平稳的做完了 MapReduce, 虽然我认为很多组估计连要求都没完全实现。数据库图书管理系统靠的是 wyr 的项目,因为是我写的,所以我可以在报告里吹,MiniSQL 真的就是全靠 SG 了,和上个学期的数逻一样,为了表示感谢,昨天请 SG 吃了顿烤肉,有一句说一句,内脏和牛舌,真是好吃,还有生鸡蛋拌饭。

截至到考试周之前,我已经过上了非常不规律的生活,熬了很多个通宵了,图形学那周也连着熬了好几天。然后就是考试周。

算是顺利撑过了考试周。这是一个非常失败非常难受的考试周,一门门出分,成绩都不高,这个学期的绩点已经炸了。和 hs 开玩笑说这个学期要是能重来就好了,首先,重来的话我不会花那么多心思在 ASC 上,然后是又可以重新体验一遍台北的美好时光,然后就是会多花些时间提高自己的分数。现在说倒是毫无意义了,只能寄希望下个学期把绩点再往上刷一点了吧。

暑假

暑假因为 bml 和搬迁,七月肯定在杭。图形学展示完后,我和 whz 有过一段非常长且非常愉快的对话,暑假的想法首先是在他手下做一些科研实践,他给我安排了一篇 CVPR 08 ,让我复现并拓展,目前看了一下难度还是挺大的,感觉还要上硬件。再就是学一些东西,写一些代码了。

希望这是一个能干出实事的暑假吧。

最后一首歌

キリンジ 的 エイリアンズ,支撑我度过了难过的密码学之夜。


Older · View Archive (26)

四月半迷宫

四月并非是刚刚过半,四月是要过完了。

Newer

あかつきの湧昇流

想来想去还是把这篇游记写了。跑活动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愈发的感到,许多事情即是一期一会,错过了不会再来,即使有影像的记录,许多细节也只会飘散在时间的海洋里。唯有自己亲自到场见证,用亲身体会记录下那一瞬的体验才是最高。经此一行,更加深刻了这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