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を振り返って

24 Jan 2020 | thoughts

2018 年的最后一天,和大爷、吴凡、静静看完第 69 届红白歌会后,在为了赶上热水洗澡跑步冲回寝室的路上,想要好好总结一下过去的一年。2018 年对我来说是相当特殊的一年,我去了很多很多除了家和学校以外的地方,参加了 ASC,看了 live、舞台剧、音乐剧,加入了实验室开始搬砖,围观了一次学术会议,还有一些很多小事值得记录。但当新年一过去,面对着完全没有开始写的操作系统内核,总结的计划就这么搁置了。在 2020 年都过去了近十二分之一后,我决定不再拖延 2019 年的总结。

2019 年是由大三上非常特别的考试周开始的,考试周前和室友连续通宵近一周肝完了一个还算满意的操作系统内核,过程中体会到了浙大这基于 Sword 板畸形的课程设置和小 zzh 近乎无敌的系统编程能力。在一周的高强度通宵后,开始了几乎是每天学一门考一门的高强度考试周。这次考试周还有一些额外的故事,比如开考前一天传出 32 舍一夜之内发生两起命案,开考第一天某信电同学交完卷后猝死的事情,这些故事让我在那个考试周,即使面对多门没复习、高学分的核心课程,也只敢带着敬畏之心有节制的刷夜复习。在结束了最后一门视觉的考试后,我没有选择回很久没去的实验室蹭 SIGGRAPH 2019 的投稿,直接回了家。

随着在家度过了一个非常颓废的寒假,没读论文,没写代码,没有像其他有远见的同学忙着蹭论文和套暑研,倒是从坂道系入门了肥球系偶像。为了参加 FIVE STARS 的 tomoyo 手渡,买了 8 张抽选碟也成功中了,为了办签证提前返校,最后在自己的疏忽,学校纳米楼办事处的低效,和旅行社的无能三者综合之下,签证没能赶上,翻车了,于是无奈退了定好的机票住宿,并开始想办法找东京住民帮我代手渡。面对还有近十天开学的事实,回了实验室,发现 SIGGRAPH 2019 并没有赶上,组里改投 Asia 了。但我并没有申请帮着做这一篇,这时的我对科研充满了自信,觉得自己开新的坑会更容易获得一篇一作论文,于是高兴的和老师聊天开始探索depth acquisition的方向。

开学后,大三下的课程少但有意思,开学第二周的周一,本应该在都内某所和 tomoyo 手渡的我,坐在曹西听周昆讲他发明的 Texture Atlas,怎么也没想到近一年后赶 SIGGRAPH 2020 的时候居然也能在代码里用到。三四月份的时候频繁去实验室,但老师的心思主要还是完成康公那一篇没能投出去的asia,并没有什么具体的 topic 给我做,于是乎我很长一段时间在干的事情就是不干正事。与此同时,我的同学们纷纷通过官方非官方项目确定了自己暑假的去向,而我还把希望寄托在沙特阿拉伯的 Wolfgang 身上,在他没有理我之后也彻底放弃了暑假出去的念头,想着在本校也能做出东西来,于是也就草草套了套北美名气大的组,随意的结束了可能是目前形势下申请海外留学最重要的暑研陶瓷。而到了五月逼近投稿的时候,我却因课内的课程的作业压力减少了去实验室的次数,完全没自觉的情况下错过了唯一可能改变我申请结果的这篇文章的挂名。

现在看来,我的上半年过的过于悠哉悠哉,过于没有规划,过于没有意义。四月的时候,我高兴的确定了六月份去日本看 tomoyo 的舞台剧和 FS 活动,随之弃修了软件工程因为其考试阻碍了我跑活动。尽管我需要在大四上重新选软件工程,但这次旅行可能是上半年唯一值得纪念的事情,比起前一年的完全以活动为中心的日本之旅,这一次开始才有了真正旅行的感觉,不喜欢看的活动直接中途退场,想吃的东西不管价格,除了必看的烂铁祭(实际上我早退了)、FS 活动和 tomoyo 的舞台剧以外,我还留了三天时间完全无计划,因此就去看了一天的电影(看了西野七濑推荐的プロメア和京吹 2),看了一次地下偶像拼盘(第一次见到了大爹团白布和虹con,虽然切的是大阪团),逛了一天的千代田区。这种不需要上学不需要上班在异国体验平日生活的旅行太迷人了,感觉再给我十五天我也能玩的不重样,遗憾的是这一次因为时间限制,一直都在都内活动,没能去成想回的秩父和想去巡礼的山梨县,也没能实践之前和 wf 讨论过的从新宿坐中央线往返名古屋,有机会再说吧。回国后,上半年在考试周和疯狂补 BS 的网站中结束了。

暑假开始,我的暑假是选择留在本校实验室继续和老板干活,找老师讨论了一个很诱人同时也很不直观不知道怎么做的题目作为毕设,老师在我确定这个题目的时候跟我说这个题目确实很有意思,但难度也相当高,此时的我仍想要并且觉得自己能够一口吃成个胖子,很自信的接了下来。在高强度做到七月底时,做掉了老师安排的第一阶段,却看不到怎么从这第一阶段推进到后面的方法,和老师每天一对一讨论一两次,尝试了很多方法也没能填补上现有的进度和想要的结果中间的空缺,更悬的是不谈具体方案,在高一点的抽象程度上该怎么做我也开始迷茫, 这个时候我才开始认识到自己急于求成的想法并不现实,于是八月份开始后我把这个题目先搁置,开始帮着学长做他们的 SIGGRAPH。暑假开始的时候,我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买了一台 MacBook Pro 来换掉电池已经鼓包的 Surface Pro,这是我今年花的最值的一笔钱。七月初的时候还考了一次 GRE,不过完全就是白给了。

开学后,我又如梦方醒般才开始实际上准备出国,开始考英语成绩,选校,并且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寒酸的三维、publication、推荐信并不能让自己申到想去的学校的 PhD,于是一秒钟内决定好该申 master 为主。这一段时间是相当自闭的,感觉自己一路走来就没有一步是有规划的,尤其是我还有好几位学长不断的给我传授人生经验,我却能把棋下得这么差。在实验室的工作上,也没有本质的突破,理想早就从做一篇有价值的文章的一作变成了随便是啥让我蹭个作者就好。这段自闭的时间持续了很久很久,在这样的时光里,我得想办法给自己找一点事情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于是开始疯狂的读论文,之前读论文都是因为课程/实验需要用到而倒逼自己去读的,而从此开始我读的所有文章全是兴趣驱使了。开始大量读文章后才意识到自己开始像样的科研前的准备是多么的不充分,一边读一边开始建立起自己的数据库:感兴趣的话题,感兴趣的会议,感兴趣的作者。

除了正事之外,我打发时间的方式主要有三种,第一种当然还是活动,虽然下半年很忙,但我还是在国内抽空看了 AKB48 Group Shanghai,乃木坂46 Shanghai,SNH48 Team X 公演,乃木坂46 美少女战士音乐剧等活动,十一月底时我紧急冲了一趟日本,为的是看剧团ANU的年度大戏,戏还是很不错的,但我落地后突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连看三场,于是晚上的第二场就翘掉了去新宿 BLAZE 看了 uijin 和 CY8ER 联合的暴祭,事实证明很值,uijin 的现场给我留下了难以忘记的深刻印象。第二天看完千秋乐后在涩谷闲逛,去了谷歌日本的新楼,碰到了一位带着全家来参观的 MTV 员工,最后很遗憾没能跟他一起进去。晚上和叶先生碰头在谷歌楼下吃饭,想着吃完饭再去看拼盘,结果吃到一半才发现记错了开场的时间,想看的团在那时都唱完了。于是和叶先生继续在涩谷闲逛,上了新建的 Shibuya Sky 去隔着玻璃看夜景,吹冷风,最后在关门前跑了五六家书店仍没有买到来栖凛的写真集,路上还搭讪了一个在拍宣传照片的前偶像。

第二种打发时间的方式是开源,十一月上智能视觉信息处理的时候,复现论文的过程中为了防止讨厌的类型错误出现,用了 mypy,而课程结束后,在无聊的时候打开了 mypy 的 GitHub 界面,发现 issue tracker 意外的整洁有序而友好,很快我就找到了能参与到的 issue,由于维护者给出了非常详细的指导,又在我提交完第一个 commit 后,持续不断的给我 review 代码,我很快就就完成了一个又一个 PR,发现开源原来是一件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从那之后,我断断续续的利用空闲时间来交 PR。除了 mypy 以外,我还给 opencv, pytorch, llvm-project 等项目也交了或多或少的 PR,每个项目都有不同的风格与流程,总而言之还是很有趣的。

第三种是偶像,十一月底我加推了金村美玖,十二月初我开始订阅她的 Message,突然每天就有人一对一的给我发消息了,她每晚日本时间 23 点还会来一个电话或者视频,道一声今天辛苦了。虽然打发的时间不多,但每天都有了盼头。

进入十二月后,临近 SIGGRAPH 截稿,实验室又开始忙了起来,一边忙实验室一边忙填申请资料,不知不觉中就迎来了 2019 的结束,2019 的跨年本计划在 512 看红白歌会,结果看完日向坂后和 jc 一起去了操场,在最前列和动漫社的同学们给他们表演的 SKE 的歌应援,计划了好久的 lift 最后处于多方考虑还是放弃了,但散场后拍合影的时候倒是实现了,还和台上表演的某位小姐姐拍了 2-shot, 总而言之还是度过了非常难忘的跨年夜。

于是乎,2019 就这么短暂的结束了,回首看来确实没有太多的喜事,有的只有一天天的忙忙碌碌与碌碌无为,这都怪自己缺乏长期短期计划,马上就是新的一年的大年初一了,在 2020 过去的一个月里,开始有一些喜事了,但还要继续计划好走好每一步,否则到了年终又得抱憾而归。

最后以一张图结束吧: tickets


Older · View Archive (26)

如何复现一篇 SIGGRAPH 论文

SIGGRAPH/SIGGRAPH Asia 作为计算机图形学领域的顶级会议,每年分别在北美/环太平洋地区举办一次。该会议近年来每年约接收到 300-500 篇投稿,录用率在 20-30% 之间波动,故一年两次加起来录用的文章大概有200余篇。SIGGRAPH 一直代表了图形学科研的最高水平,学届几乎所有里程碑式的发展都可以在该会议的论文中找到。

Newer

最近长期呆在家里,作息紊乱,经常一天睡好几次觉,长度不一,也许受这种不规律的作息影响,做的梦也奇怪而有意思了起来,感觉从来没有体验过这么奇怪的梦境了,因此稍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