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的最后一天

20 Feb 2017 | thoughts

到了寒假的最后一天。

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最后一天,改签了车票,提前几天返校,倒也不是在家里呆不下去,单纯的觉得开学的前几天在学校的效率可能会高一点,就这样武断的改签了,在家里少呆两天,却是让母亲伤心了很久。

没有母亲那么多愁善感,但外出读书后,才意识到家才是温暖的港湾,家里的床更大更舒适,家里洗澡吃饭随心所欲,家里网速飞快,家乡的粉吃得畅爽,家乡的茶喝得惬意,家乡的夜晚丰富多彩。国庆的时候,一些同学回家,发了这样那样的照片,配上各种文字表情,那时还觉得他们太过浮夸,没必要这样大惊小怪。这次自己回来,才理解他们的行为,才体会到游子对家特殊的情感。

这个寒假过的也很特殊,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兴致勃勃打开家里的电脑,没有反应,检查一下才发现主板烧了,内存坏了一条,CPU估计也不行了,陪了我六年的老电脑,超额跑了很多它跑起来很困难的游戏,到最后都到了玩半个小时冷却两个小时的地步,也算是该退出历史的舞台了。基于这个原因,一个寒假下来,没通关的黑魂3,更新了新探员的彩6,和DHG开黑的Dota2,都没什么机会去碰。无可奈何,却也难能可贵。

这样也好,算是腾出了时间学一点东西,把输在起跑线上的进度赶一点点回来,跟了几门课,做了一些题目,看了一丁点书。什么东西都尝试了一点,学了两门语言的基本语法,接触到了OOP的思想,照着例子写了一个文字游戏,相当简单,但还是写了很久。听了一个学长办的Machine Learning Tutorial,很感兴趣,只可惜水平有限,前置知识不足,听到后面都是在听天书了。通过这种没有重点的学习,尝试了很多新东西,寻觅自己最感兴趣的方向,这样想来,这些时间也不能算作荒废。

回了好几次雅礼:一个人回去闲逛,和老师闲扯。雅礼蓝和同学们重聚,给学弟学妹们答疑。又陪一位友人回去了一次,聊了很多东西。今天又跑回去买了两条校裤。重逢的感觉很好,大家都有或大或小的变化,倒是只有我还像一个高中生一样,和他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扯东扯西,感觉又像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情绪又重新涌上心头,还要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慢慢消化。当然,也和初中同学重聚了,一起去给班主任黄哥拜了年,那也是相当开心的事。不过也有令人伤感的地方,这是大家大一的寒假,尚且还可以聚在一起,尚且还可以看到这么多面孔,之后每个人会有每个人的生活,有自己的安排和计划,走着自己的人生道路,再次聚在一起的难度只会越来越高了。

在这最后一天回首整个寒假,像流水账一样记下发生过的事情,让后来的自己能有东西回忆。

明天便要出发去学校了,上个学期走的前一夜,很是伤感,感觉要和什么东西说再见了,放不下一些本来就虚无缥缈的事情,完全没有踏入新的大学生活的喜悦,这种不好的情绪也一直延续了整个学期。这一次的出发,消极的情绪不再有了,希望自己在马上开始的新学期里,完成自己的目标,不虚度光阴。

寒假的最后一天要结束了。

十九岁的第二天也要到来了。

Reunion

重聚
PHOTO BY Steven

Older · View Archive (26)

Hello Miyamizujinjya!

宫水神社-night

Newer

Thinking in Karel

Kar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