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

23 Oct 2017 | thoughts

纵使忙到爆炸还是打算写一篇这样的东西,免得时间一长了又被我遗忘。这将会是一篇很真实的文章,我最终还是没有在知乎、校内论坛发这样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以一种优化后了的状态来试图把这篇文章中的世界刻画的稍微美好那么一点。

事情发生在10月11日晨,刚从国庆长假回来,连着忙了两天半,有空睡个懒觉准备上DS,醒来看手机发现SH跟我说她DS被查重了,当时还没太在意,还想着她又干了什么好事,结果查了下自己的邮箱发现自己也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

同学你好:

​ 经查重发现您在DS课程上作业HW2中存在抄袭行为(pintia昵称:XXX,题目6-2代码相似度100%),我们决定取消您的DS期末考试资格。

说的风轻云淡,手下的却是狠得不行。我当时脑子就是懵逼的,赶紧打开网站看到了这道奇妙的6-2和我的代码,这道题是10月3日在家里的时候写的,那天下午和东南大学的刘同学自习的时候发现DDL快到了于是晚上回去赶紧写了,代码很短,一遍AC。最初本有个很一般的思路,发现传进来的不是二级指针,不想再遍历一次于是直接换成了最后这个原址旋转的方法。嗯,都回忆起来了,于是便赶紧开始写邮件联系助教与老师,第一封邮件写得十分相识,整个做题过程,思路都写了一遍,就差把做题时喝的饮料的牌子说出去了,此外还特意提了我根本没有抄袭的动机。

上课之前,特意去问了F老师,F老师也很直白,说申诉邮件不用写任何思路之类的东西,反正他们不看,要的是对这种高度相似的情况给出合理的解释。神TM合理的解释,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写的,我神TM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哪一份代码和我100%重复,要是和我自己的提交查重还好说。F老师说了我可以找助教要两份相似的代码。

下午上数逻课,此时,计院/学校/知乎有名的C老师,在98挂出了一份令人震惊的名单,挂了44个人,一并给出了几乎等于没打码的ID和真名。瞬间无论是论坛还是实验室里,都炸开了锅,为什么,很简单啊,大家都没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人去抄袭这么弱智的题目,可现在都要挂科。在这份名单里,除了一些我认识的人之外,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校ACM队全军覆没,真是绝了。C老师倒是丝毫不在意,咄咄逼人,例如,她的标题是:

以下同学,下周数据结构基础不用继续上了

再例如,她有这样一句话:

后面的课可以上成小班课了,愉快。

此时我还没和C老师有过任何接触,但是我还是不免感到一阵反感。不过这个时候有了另一种可能性,因为C老师发现她的助教很有可能提交了两次代码导致同学们和自己被查重了,我此时只能希望我也是这样被助教误操作误杀的一个人。

下午三点收到了F老师发来的邮件,确实看到了两份不同名字,除了变量名和缩进几乎完全一样的代码。说实话,这事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之前,我也认为如果两个人的代码是如此高度相似那肯定是有问题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我啥也没干,我相信他也啥也没干,恰好撞在一起了,这样的可能性是有的,毕竟代码就那么简单几行。对了,F老师的邮件里有这么个说法:

如果如XXX同学一样所说两个人完全自己写也可以写成这样一摸一样的代码。

那么请你们安排一个你们认为的任何一个合适的时间,请你们完成一个简单作业,如果代码能这样一摸一样,那也是能够给个证明非抄袭也能一摸一样。

乍一看挺有道理,我当时一想,我又不像某些特例,自己以前在PTA上写过,可以拿自己以前的提交来证明自己做过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要么就写吗,早点解决早点好。然而,在周围同学的分析(劝阻)下,我冷静的思考了一下,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靠谱的解决方案,因为就算我自己在不同时间写同一份代码也很大可能无法写的完全一样,跟不要说两个陌生人写一道别的题目。这封邮件本就不是为了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解决方法,而是基于有罪推定的情况下发来的挑衅。冷静分析下来,还是通过群发邮件时留下的另外一个同学的学号找到他本人更合理一些。

然而这个同学着实和我没有任何交集,我在QQ的所有群里没有找到他,通过16级的万事通Z同学找到17级的万事通S同学,终于找到了他,和他大发一顿牢骚,确定了肯定不去接受所谓“写同样的代码”的试炼。

这一整天下来都无心上课学习,晚饭也没吃,回512时恰好看到班主任H老师在准备上数逻,于是便和他把整件事都讲了一遍,他人真的很好,听我讲完了整个过程,也对我的遭遇表示了理解,顺便询问了一下DS课的一些细节,最重要的是他答应我第二天就去玉泉找F老师问一下这件事,对此我是非常感谢的。

晚上和同学、学长的吐槽不再复述,不过知道了很多关于DS,关于C老师的故事,这些故事怎么样我不评判,但还是一样,不太舒服。十点左右的时候给F老师写了一封邮件,大意就是不接受她给的解决方案,同时强调两点,一是我和这同学没半毛钱关系,大一我们无论是上过的课程、参加的社团/组织、加过的群都没有任何的交集,二是我目前的CS水平还不至于贫瘠到抄袭这么弱智的题目。

第二天起来一直在刷邮箱,没反应,听从Z同学的意见,给课程组组长也就是C老师写了一封邮件,大意就是将这个试炼是极其不合理的,希望C老师给个公正的评判。刚写完,就收到那位和我撞代码的“有缘人”发来的消息,说他找到了实锤,那就是他在作业没布置之前就写过这道题,他有当时的提交记录和代码,于是他也给C老师发了邮件。虽然没报多大希望,但确实也没啥好的结果,C老师口口声声讲着理科生的理性思维,实际上根本不管你背后有这样那样复杂的原因,她只看代码,看代码我们就是抄袭,她也是一口咬定,也是要我们进行那般“合理”的试炼为我们正名。此外,F老师也一直对我们进行冷处理,就是完全不理的状态。我没有办法只得继续求助于班主任,班主任去了玉泉,但是并没有找到F老师,他提出了另一个老师的看法:我们两人都在网上抄袭了同一份代码。显然这也是不存在的,然而解释起来也依旧麻烦。剩下的时间我就和班主任狠狠地吐槽了一番DS以及某些老师,很爽。

当然,为了不再被冷处理,我和那位同学商量好,还是先把姿态放低,表示出愿意接受“试炼”的想法,前提是必须先等我们给出我们自己的理由以及证据。

周五上午收到回复,很简单,就是让我们周三去找F老师。当然我这边也不能就这样干等着,因为这种被人冤枉的感觉太不好受了,而在这前两天和老师们打交道的过程中我感到了强烈的被有罪推定的感觉,那么我不得不做好万一继续被冤枉就得走上向上申诉的路,学院、校长办公室都是备选的方案。但紧接着又收到一封有意思的邮件,大意就是第一次作业,同学们“认错”态度好,现在写邮件承认错误总分扣个十分,大家就当没事发生过。真TM精彩,颇有一副招降的感觉,呵呵,SH同学还真就这么写了一封投降邮件,原因就是她嫌折腾了太久不想再折腾了。这活脱脱就是一个钓鱼的把戏。

浑浑噩噩度过周末,到了周日晚上,ZZH同学很惊讶的告诉我说C老师说所有的招降/投降都是没用的,该挂的一个都跑不掉,他以为我是投降了的,我会吗?

周一听闻Z老师班上挂了27个,好巧,Z同学把我拉进了主要由Z老师班上被挂同学建的查重申诉群,但主要那个群还是由一些确实误操作触犯了诚信守则的人组成的,我也没有多参与了。

一直等到周三,我这边也没什么新的动向了,去上课时还是相当紧张的,主要是怕继续被冤枉,怕继续往上申诉会带来更多的麻烦,我是真的耗不起了,我要是有任何一点点作弊行为早就招了,这一周的心理压力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最后解决的方式也十分扯淡,F老师也根本没听我们任何一个字的申诉,直接让我们写了一份之前一样的题目,再多写了一道链表的最大最小值,然后拿去和我们自己提交的代码进行风格比较。下午两点,收到了邮件:

不再认定作弊,保留考试资格

没有道歉,用词是“保留”,绝了,不过事已至此我也算是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总算是解决了。

这么流水账的、思维紊乱的、想到什么写什么的记完了这件事,确实心累了,也不想写的仔仔细细,但是经过这件事,我确实认清了一些东西,首先,贵校的DS课程已经和DS无关了,只剩下了弱智查重,弱智互评,弱智写文档,学生们花大量宝贵的时间在这些弱智事情上,毫无意义。第二,贵校某些老师令人发指,毫无师德,当然,这可能也和其本人有关,其本人可能本就歧视贵校学生,认为贵校学生并不会写一个简单的反转链表,所以需要抄袭,所以才引入如此一个诚信守则来挂科。第三,以后为了避开这些东西,能拿别的语言写的我都会拿别的语言写,我不想再折腾。这一个星期以来的折腾折腾坏了我大批脑细胞也浪费了我大量学习的时间,这一点是某些老师永远无法赔偿的。嘛,好在,经过这一件事,母亲总算是认清了贵校三本本质,世一大,世一大。


Older · View Archive (26)

夜间飞行

四月份夜跑的时候便注意到了,到了夜晚,紫金港的天空上会有不少飞机飞过,或是民航客机,或是空军的战机,客机亮着红绿两色的灯,缓缓掠过,慢慢升高,消失。

Newer

十月杂谈

十月还没完全过完,提前先写了这个月的总结吧。